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论文 > 美学论文 > 浅析在儿童文学作品中的怪诞形象
浅析在儿童文学作品中的怪诞形象
发布时间:2018-10-08
  摘要:怪诞是滑稽和恐怖这两种基本元素无序的混合体, 怪诞的主要审美体验是震惊和笑声, 厌恶或者恐惧, 以及焦虑。理论界很长时间都难以接受这种“反常”的美, 直到近百年来才持有积极的研究态度。目前国内的儿童文学研究主要集中于具体的作家作品, 几乎没有对于怪诞成分的关注。然而, 含有怪诞元素的儿童文学作品却实际上受众颇广, 受到儿童读者们的喜爱。本文将选取怪诞形象作为研究重点, 并在此基础上揭示怪诞作为一种审美形态在儿童文学作品中的意义。
 
  关键词:儿童文学; 怪诞形象; 狂欢化;
 
  怪诞是一种结构复合、审美体验复杂的审美形态, 其表现主题又是较为黑暗和离奇的, 自然被视为不适宜儿童阅读的小众产品。然而, 怪诞主题的新鲜刺激和其“无目的性”, 又能轻易挑起儿童的阅读兴趣, 吸引他们的目光。儿童文学中的怪诞元素有增无减, 并且以相当的吸引力占据着市场的一部分。
 
  形象怪诞可大略分为三种, 一种是外形身体上的怪诞, 如巴赫金在《拉伯雷研究》中用整个章节描述的“怪诞人体形象”, 主要表现在对人体, 特别是个别器官和部位的夸张、扭曲等, 或者是人体与植物、动物或者机械等非人类因素的混合生物, 亦或者是具有畸形特征的人。另一种是性格特征和行为上的怪诞, 如人物性格里的自我矛盾、精神分裂和行动上的古怪无理, 如霍夫曼笔下的魔鬼似的人物, 狄更斯小说笔下的人物, 都是被非人的、机械的邪恶力量背后驱动着。还有一些常出现在怪诞作品中的主题形象, 包括怪诞的动物、植物和物品, 它们本身的出场就带有怪诞的色彩, 富有隐喻和象征意义。它们所携带的非人的力量, 也恰好展示了怪诞的异化主题。
 
儿童文学
 
 
  一、怪诞的人体形象
 
  巴赫金指出:“巨人形象和巨人传说, 与怪诞人体观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 (1) 北新书局1930年出版的《民间童话集》是对部分中国民间故事的整理和改编。其中的第二本《渔夫的情人》收录的《十一个粉做的人》, 以及第四本《怪兄弟》里收录的同名作品和《仙赐六兄弟》, 都是关于拥有超凡能力的古怪兄弟的。《十一个粉做的人》里的十一个兄弟, 各个拥有超凡的能力。“硬颈二”替大哥在菜市口受斩刑, 毫发无伤, 反倒把刀口弄出了裂痕;因为煎的鱼被“贪嘴九”偷吃了, “哭杀十”发现后大哭不止, 眼泪立马变成了“汪洋大海”;而最终解决这个问题的是“十一鼻涕”, 他“哼了一根鼻涕” (2) , 鼻涕变成一条大路, 十一个兄弟和老寡妇走上去, 得以逃脱。刘守华认为这些形象是神话传说中巨人族的后代, 而逐日的夸父, 以及逐鹿之战的蚩尤, “便是中国神话系统中巨人族的代表” (3) 。对于人体部位的夸张描写, 无疑是最为直观, 也是最能直接逗乐儿童的方法。
 
  罗尔德·达尔的《好心眼儿巨人》中也有对于怪诞的人体形象的描述。在山洞里, 好心眼儿巨人让索菲喝“下气可乐”。普通可乐的气泡是往上冒的, 因此喝完后会打嗝。而好心眼儿巨人力荐的“下气可乐”里的泡泡都是向下沉的, 气泡一直沉向肚子, 再从肛门排出, 也就指向了巴赫金强调的“肉体的下部”。有趣的是, 这还涉及了“以臀代脸”“以下充上”的母题, 一切形象都“由上而下”地运动了。 (4) 尽管巴赫金在论述里并没有提到放屁, 但放屁无疑也是同他提及的粪便、尿、打喷嚏和出汗等活动一样, 是分泌和排泄行为的一种。同时, 将“下气可乐”作为食物引入, 饮用它继而导致了气体的排放, 人体吞食世界的行为 (喝可乐) 和人体也被世界吞噬 (放屁) , 影射出怪诞人体与世界互动过程中吃—被吃的双重含义。索菲认为放屁是一种不雅的行为, 但好心眼儿巨人却宣称“噼啊扑”非常的快活, 正如好心眼儿巨人最后进行的总结:“这是一次狂欢, 这是了不起的” (5) 。气泡在肚子里“蹦蹦跳跳, 扑扑爆开”的舒服, 肆无忌惮地放屁的爽快和两人抱着瓶子的欢笑大叫, 无疑是富有狂欢气氛的。另外, 达尔还夸张地描绘了放屁的威力, 声响如爆炸的雷声, 竟然让巨人都如火箭般双脚离地升空。对于放屁行为的夸张, 即气体这样一种“宇宙元素”在人体中的运转, 又从人体中离开, 表现了人体对于外部世界的开放。“人体与世界之间的界限被打破了, 它们之间开始了相互交流和双向交流” (6) , 人体实现了对于自我地超越, 它的宇宙性得到了体现。
 
  好心眼儿巨人在英国女王的宫殿里用餐时, 达尔又一次写到了放屁的问题。当内廷总管和仆人们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早餐时, 好心眼儿巨人却因为不爱喝咖啡而想念“下气可乐”。巨人问:“不许噼啊扑?没有美妙的音乐?没有嘭嘭嘭?”女王迷惑的问:“要我叫人拿来小提琴吗?” (7) 女王富有教养的误解和巨人直率天真的语言对话交错在一起。索菲出于礼貌上前阻拦却无济于事, 巨人还是屏气放了个响屁, 女王吓得跳了起来。由此达尔再次深化了放屁行为的诙谐意义。在女王宫殿里尽情地放屁, 将崇高的饮食礼仪和仪式与粗俗的放屁行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使其贬低化和世俗化, 回归到了肉体-物质性的世界, 转移到了身体和大地的层面。这种降格是欢乐的、积极的和生长的, 是肉体 (人) 与世界的亲近, 也是民间诙谐 (“绝对的下部永远欢笑” (1) ) 对于官方严肃性的戏仿。
 
  二、怪诞的人物形象
 
  这里的怪诞人物形象是与怪诞人体形象相对的, 特指内心世界的夸张和病态下, 导致人的性格和行为上的怪诞。这些人物的外形也许并没有夸张的变化和让人感到怪异的地方, 但是他们所展现的心理上的畸形古怪以及行为上的反常, 让读者感到可笑又可怕。与之相关联的, 将反常和病态的心理状态推向极致的, 便是怪诞的主题之一———疯狂。
 
  疯狂的起源可能来自于人物心理长期的扭曲和压抑。擅长书写艺术童话的德国浪漫主义作家E.T.A霍夫曼的作品中便有“艺术家”的怪诞人物形象。《金罐》《斯居戴理小姐》中的主人公都是“艺术家”, 他们连接着现实与邪恶世界, 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 同时被善与恶的势力争夺着灵魂。张天翼的怪诞讽刺童话《大林和小林》中, 大林在两兄弟走散后, 成了第一富豪叭哈的养子, 过上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渐渐地变得懒惰、贪财和冷漠。当带给他这一切的养父叭哈死去时, 他还要先打手势示意身旁的仆人把他的嘴掰开, 才哭了起来。当他不慎落水四处漂流, 机缘巧合到达富翁岛, 看到满岛的财宝时, 他的第一想法便是不能让那些穷家伙知道这里。与他相对照的就是他的弟弟小林, 成为一个善良、富有正义感和广交朋友的人。对于财宝和权力的欲望追求让人成为了欲望的奴隶, 扭曲的性格让人感到恐怖, 也同时怀疑自身。
 
  卡尔维诺的《意大利童话》中第八十篇来自里窝那的童话故事《无畏的傻瓜》, 讲的是一个人的傻瓜侄子的故事。因为傻瓜什么都不怕, 这个人便叫自己作神父的弟弟教育教育他。神父让圣器看管人钻到棺材里装死人吓唬这个男孩, 谁知他反而用烛台把看管人砸死了。他回到叔叔那里却若无其事地说:“你知道吗?那个死人还没完全断气, 我把他给干掉了。” (2) 英国文学家刘易斯·卡罗尔所创作的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以及后续的《镜中世界》中同样有着具有怪诞性格的一群人。《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小动物们, 一反传统童话故事中“帮手”的形象, 反而对爱丽丝持有冷淡和疏远的态度。它们脾气古怪, 刻薄无常, 甚至具有攻击性。这些动物们都说着难懂的、包含深意的话语。就连对爱丽丝最友好的柴郡猫也直接告诉她:“我们全都疯了” (3) 。这种性格的怪诞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甚至有些无厘头, 所以让人感到又好笑又迷惑。
 
  三、经典的怪诞形象
 
  无论是凯泽尔的《美人和野兽》、巴赫金的《拉伯雷研究》, 还是Geoffrey Harpham的《怪诞:第一原则》中都提到了怪诞文学作品中共同和重复出现的一些经典主题形象:可怕的动物 (特别是蜘蛛、猫头鹰、蛇、蝙蝠和害虫类) 、带有不祥意味的植物 (如缠绕的藤蔓) 、幽灵、魔鬼、木偶 (还有机械人和蜡人像) 、面具等等。这些形象本身带有恐怖的色彩, 与黑夜、死亡和异化相关, 人们常常对于此类事物形象感到不安和焦虑, 它们的出场本身便为作品增添了怪诞的气氛。
 
  儿童文学作品中也不乏有这些经典怪诞形象的身影。对于作品怪诞性的贡献里, 这些形象所携带的恐怖成分更多一些, 但作者又在讲述中掺杂了滑稽的小插曲, 淡化了恐怖的效果。另外, 作者在书中运用这些怪诞形象并非是为了单纯地刺激儿童, 使他们感到害怕, 而是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和功用, 与此类形象互动的过程中主人公对于自身所处的环境有了新的认知, 家庭关系更加和谐, 朋友间建立了亲密友谊。当然, 有些故事也会刻意留下不详的预兆, 为的是给儿童读者们留下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美国作家R·L·斯坦的“鸡皮疙瘩”系列在20世纪90年代风靡整个美国后, 又在21世纪初在中国掀起了畅销风暴。不同于《哈利·波特》《波西·杰克逊》系列, “鸡皮疙瘩”系列的每一个故事都是独立的, 每本一个不同主人公的历险故事。纵观这个庞大系列的各种故事主题, 不难发现, 面具、木偶、机械人和幽灵, 都是重复出现的怪诞形象, 它们有时就是麻烦的源头, 有时是主人公陷入危险过程的参与者。这些形象渲染出恐怖的气氛, 吸引着儿童的好奇心。而作者通过这些形象来渲染故事, 本质上是为了体现主人公对生活中焦虑感的克服, 或者用凯泽尔对于怪诞的解释来说, 是“一种唤出并克服世界中凶恶性质的尝试” (1) 。
 
  面具是人们试图遮掩自身缺点而借助的工具, 同时也让自己失去了真实的身份, “在假面的背后, 往往是可怕的空虚” (2) 。布纳芬度拉的《守夜人》 (1804) 便是用撕下面具来讽刺人生的幻灭和虚无。怪诞结构下的面具, 取代了人脸的位置, 成为一种侵蚀自我的外部力量。《魔鬼面具》和《魔鬼面具Ⅱ》中的主人公都是平日里受到同学或者朋友的欺负, 决定在万圣节那天用最恐怖的面具吓唬别人的方式来作为报复。但他们没想到戴上面具后却被面具霸占了身体, 无法逃离。他们在现实世界的软弱, 是无法借助面具隐藏的, 反倒被这样一种外部的魔鬼力量入侵, 成为了面具的奴隶。因此当最终摘下面具时, 主人公们面对着镜子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脸, 他们对真实的自己感到满意, 得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重生。
 
  有些动物形象本身是富有攻击性的, 比如蟾蜍、蜘蛛、蝙蝠等, 作家可以通过借助这类动物形象渲染气氛。《蜜蜂奇遇记》《蚯蚓复仇记》等都是有关虫类的惊险故事, 主角或是自己变形成了昆虫, 或是被巨型的虫类追赶, 或是遇到了大量的虫类。本来力量弱小、并不起眼的昆虫成了故事中令人恐惧的源头, 它们疯狂地蠕动和飞舞着, 引发了人类对于自身食物链地位的质疑。这些故事比狼人或者外星人读起来更具真实感, 因为昆虫是儿童接触较频繁的自然生物之一。比如《蚯蚓复仇记》中主人公将蚯蚓们切成两半, 乐此不疲, 于是受到了蚯蚓的复仇。故事中有些情节与儿童的日常生活很贴近, 更容易让他们沉浸在故事中, 受到主角情绪的感染。
 
  植物的怪诞性来源于原始丛林的神秘。《远离地下室》里的布鲁尔博士在地下室培养了大量的植物, 并通过实验发明了一种植物与人体基因混合的怪诞生物。地下室里的大树长到天花板, 藤蔓会主动缠人, 叶片光滑得像玻璃一样, 它们还会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和叹息声。在儿童文学的许多作品中, 秘密花园和魔法森林这样的意象都拥有强大的魔力, 诱惑着探险的儿童走向深处, 走得越来越远。
 
  在经典怪诞故事的历险中, 儿童们都是处于孤立无助的状态, 只能想方设法地通过躲避危险, 逃出困境。这些经典怪诞形象触发的历险最终帮助主人公重新认识自己和世界。正如前文提到的, 他们之所以与这些怪诞形象产生互动, 其出发点是试图解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烦恼, 如校园欺凌、家庭疏离等。他们内心充满压抑和不满, 渴望通过借助外部工具来实现自我价值, 却没想到反而被控制。在过山车一般的历险中, 他们最终安全着陆, 读者同样经历了这种起起落落的情节变化。一方面, 怪诞形象的出现增强了主人公的生存危机;另一方面, 它又帮助主人公释放了对于现世的种种焦虑和烦恼。因此当最后儿童回归到正常的日常生活时, 收获的是身心的双重解放, 特别是内心强烈的自我认同。读者同样跟随着主人公, 得到了精神上的某种战胜感, 这是一般儿童文学冒险作品很难提供的。
 
  四、结语
 
  怪诞形象的运用是怪诞主题在儿童文学作品里的具体表现。怪诞风格的儿童文学作品在叙述中更加以儿童为中心。除去对于这种怪诞母题、怪诞形象、怪诞风格的运用, 作品中的怪诞主题往往与儿童的日常生活、兴趣爱好联系紧密。儿童和成年人对于作品有不同的审美关注点, 导致了怪诞风格的儿童文学作品在市场上和读者群体里受到欢迎, 却在评论界和研究界不被看好。
 
  怪诞风格的儿童文学作品有其特别的意义和价值。儿童文学作家们书写怪诞, 并非为了单纯地提供刺激感来吸引读者。他们的目的在于使用怪诞元素来明确作品主题, 解决儿童生活的焦虑感, 巧妙地处理黑暗领域的禁忌。阅读怪诞儿童文学, 也能从心理上解放儿童的天性, 配合他们的游戏精神, 提供给儿童阅读原初的愉悦和享受。怪诞儿童文学作品因而存在, 并且将继续发展, 成为儿童文学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注释
  1 巴赫金:《拉伯雷研究》, 李兆林、夏忠宪等译,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1988年, 第381页。
  2 林兰编:《民间童话集之二渔夫的情人》, 上海:北新书局, 1930年, 第109页。
  3 黎亮:《颠覆与狂欢:林兰滑稽童话解析》, 《民族文学研究》2013年第5期。
  4 巴赫金:《拉伯雷研究》, 李兆林、夏忠宪等译, 第434页。
  5 罗尔德·达尔:《好心眼儿巨人》, 任溶溶译, 济南:明天出版社, 2000年, 第84页。
  6 巴赫金:《拉伯雷研究》, 李兆林、夏忠宪等译, 第368页。
  7 罗尔德·达尔:《好心眼儿巨人》, 任溶溶译, 第225页。
  8 巴赫金:《拉伯雷研究》, 李兆林、夏忠宪等译, 第27页.
  9 卡尔维诺:《卡尔维诺文集意大利童话》, 吕同六、张洁主编, 马箭飞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 2001年。
  10 刘易斯·卡罗尔:《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何文安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 2011年, 第53页。
  11 沃尔夫冈·凯泽尔:《美人和野兽:文学艺术中的怪诞》, 曾忠禄、钟翔荔译, 西安:华岳文艺出版社, 1987年, 第199页。
  12 巴赫金:《拉伯雷研究》, 李兆林、夏忠宪等译, 第47页。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